马 陵 赋
幸福很简单
我们班的男生
堵车
思 念
有趣的小狗
春 江 水 暖
春 雨
中年之诗——《宿建德江》
图片新闻
上一期  下一期  
版面导航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  
2013年3月1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中年之诗——《宿建德江》

□靖西县第五初中 祁广敏
 

  移舟泊烟渚,日暮客愁新。

  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。

  这是孟浩然的诗作《宿建德江》。这是一首中年的诗:低沉,内敛,无奈,眼中看到整个世界,却只能讷讷无言,勉强说一个“愁”字。

  我小时候很不喜欢这首诗,觉得它闷极了,不好听,也不旖旎动人。那个时候我的笔记本里摘抄的是诸如“章台柳,章台柳,往日青春今在否”、“一曲清歌,暂引樱桃破”这一类艳丽的句子,偶然读到一首“中庭地白树栖鸦,冷露无声湿桂花。今夜月明人尽望,不知秋思落谁家。”就大喜过望,觉得语句琅琅上口,景物清丽可爱——没错,树、雀、露水、桂花、明月,已经是我知道的能够表达愁思的最上佳意象组合,除此之外,还知道一个《江楼》:“独上江楼思悄然,月光如水水如天。同来望月人何在,风景依稀似旧年。”能欣赏这首诗,也算成熟了些,对人生多一重感叹,体味多一层滋味,也多一桩算不上心事的心事。

  很多年后的一天,晚饭后,我觉得无聊,于是约友人穿过林立的高楼,走过新建的龙潭桥,再往下走,就是一片精耕细作的菜地和废弃的水田。猛一抬头,视野豁然开朗,突然看到了田野周围一圈树,是那么清明的天空,神差鬼使地,我想起来 “野旷天低树”,嚼橄榄一般,把这句诗嚼了若干次,才发现这是一首多么好的诗。

  客路,夜宿,独自一人,面对新安江支流建德江的苍茫暮色,孟浩然能做何想?也许是功名渺茫,也许是家中的亲友,也许就是无法名状的浩荡愁思,总之,这名漂泊者此刻心情抑郁而无法明确表达,他只能略微提了一下“客愁新”,旧愁未去,又来新愁,不过如此罢了,还能怎地?

  所幸的是,在古代,在诗歌发达的古代,我们的诗人们除了向内看,更可以向外界,向那广袤无垠的大自然,向苍茫的大地投射自己的内心情感。在那个时候,田野和大地离人们还很近,人们与之相依为命,不离不弃。具体到这首诗,我们可以想象:诗人站在船上,看到四野天空低垂,天地四合,这辽阔的天地之间还有一些疏朗的树;月亮升起来,照在澄澈的江面上,水天一色,月亮与人是如此接近,简直可以伸手触摸。前一句景色壮阔苍茫,让人很难想象这居然是秀丽的江南景色;后一句缓缓写来,细细品味,才发现诗人此刻居然是在澄澈无比的宇宙之中心,虽然此刻一身一腔的清愁,可身居玉宇澄清的天地之间,大河之上,那水那天那月亮,与诗人为友——这一刻,我们猜想,已经可以永恒了吧。少年人经历此情此景,也许会号啕,会狂呼,会激烈地抒情,可是中年人呢?典型的中年人孟浩然没有呼喊,估计眉毛也没有动,他只是把心里的东西紧了又紧,压缩成了二十个字,就这么淡淡地写出来。

  也许这就是中年:虽然我那么平凡、琐碎、平淡、操劳,可是我的心胸里,藏着那么深的丘壑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  
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右江日报数字报  地址:百色市中山一路7号。。。
           邮编:533000 电话:0776-2893950
所有内容为右江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 
关闭